贵州高坪村:精细管水精准节水

  今年9月,《贵州省节约用水条例》正式施行,条例提出,鼓励村民委员会、居民委员会制定村规民约和居民公约,引导村民、居民节约用水。

  但在农村地区,如何实现真正管住用水、自觉节水?在贵州省龙里县高坪村,当地18年来探索出一条村民自治、协商收费、阶梯定价、自收自管的精细管水、精准节水模式。

  “人在山中坐,水从山上流,河头淌得哗啦啦,山上滴水贵如油。”正如村名,高坪村坐落在三元河流域滚坡半坡上,受地理条件限制,曾饱受“无水之苦”。村老管水员陈光明印象深刻:自小以来,老乡找水从山上找到山下、挑水从凌晨挑到天明、一盆水洗脸洗脚还得养牲畜,“一天围着水打转”他说。

  困境在2001年出现转折。当时,一名村民在邻县贵定县马场河乡谷汪村组山上发现自然山泉。“渴水”“已久的村民热情高涨,确定可自流饮用后,村民们自主集资加上政府补贴,一次性交齐8800元水源占用费购买水源,并用县水利局的“渴望工程”资金20万元与村民集齐资金,到贵阳买来分管和水表,计划以一户一表的方式引水上门。

  设备到位,工程建设开始。陈光明回忆,那时,涉及过田过土,所有村民全部无条件提供。村里有技术的出技术、没技术的搬大石,外地村民也在筹资抵工、帮助寻找资源。仅仅3个月,村民翻山越岭投工2000多个,建成8.5公里的主干管、20多公里的串寨管入户管。终于,清甜的泉水通过管道流进了高坪村。

  通水不是万事大吉,要泉水源源不断,密密的管网必须需要有人维护。对此,工程建好后,村党支部立即组织召开群众大会,制订管水制度,选举了20名村民代表成立管水委员会,从中推选3名群众代表担任管水员,解决了眼前的管水问题。

  然而,不久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。此前,村里缺水,人人都懂得节约用水。可如今,水龙头轻轻一拨,白哗哗的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。陈光明说,“水畅了,村民倒没了节约意识,部分群众出现浪费迹象。”

  于是,完善管水制度的群众大会又开起来。为让村民重拾节水意识,村里决定在收费管水的基础上,在全县率先明确了要对水进行阶梯、分类收费。根据规定,村民生活用水每月不足2吨的按2吨计费,8吨以下每立方米0.3元,8吨以上每立方米1元,企业用水水价每立方米3元;群众需要新增用水户头的,参与投工投劳的每户入户为2800元,没有参与投工投劳的每户入户为3800元,企业入户为5000元。

  村规民约白纸黑字贴在公示栏上,对不遵守管水制度的用户,村里“先劝后断水”,并要给予相应罚款,若不整改,还通过公示“亮晒”和纳入用水户黑名单警示教育。

  创新探索的方法起了作用,村里水浪费的现象逐渐减少。陈光明说,18年来,通过这种模式,村里自来水未出现问题,维修管理也从未向政府要过资金。在水管好了的同时,村里节约用水爱护水蔚然成风。高坪村从“贫水村”变成了远近闻名的“富水村”。

  目前,高坪村已形成了“定额保底、阶梯水价、分类收费、定期公示、结余归公”的农村管水、节水工作模式。龙里县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今年6月底,贵州农村饮水安全扫尾工程全面完成,更多的农村地区群众喝上了“安全水”“放心水”。高坪村探索的自治管水模式,对破解农村饮水安全工作完成后的后续管理、节水难题可提供参考。目前,龙里借鉴高坪村模式,通过村民代表大会选聘农村管水员200多名,管水委员会159个,拟订村规寨约781个,群众协商水价159个。

  不光只靠村民自治,龙里县委、县政府也逐步同步加大对农村饮水工程的投资。从2018年开始,龙里每年预算160多万元作为管水员工资和工程维修资金,每村每月财政补贴工资600元,每年度预算维修资金70万元。通过建立“坚持县委县政府主导推进、保洁3天抢6千红包:保洁员加公司微信群3天抢6千元红包,坚持市场运作管理、坚持群众主体地位”进一步破解农村饮水安全管理难问题。www.hljyq.cn